闪亮的天秤星

饕餮 [4]

痛痒:

4.铁板烧




“千总,咱之前吃的你家附近那家特别好吃的铁板烧叫什么来着?”茶水间里,王俊凯给旁边的人递了杯咖啡,假装不经意地问。


“你猜。”这边接过咖啡,不紧不慢地开了加了糖和奶精进去。


“…我对不起你。”


“哪儿对不起了?” 千玺抬眼,嘴角勾了个耐人寻味的笑。


“留你独自加班而我出去吃香喝辣。”


“吃香喝辣?还是谈情说爱?”


“滚,没那么快。”


“哦,那就是快了?”


“…你很会说话。”


“你很会浪。”


“…”


“铁板烧我帮你定了吧。那家的经理和我熟。订好发给你。”


“么么哒。”


“别恶心我。明晚陪我加班。” 


王俊凯看着千玺推门而去的背影,暗自感叹世风日下。难道这个社会上就没有不求回报的好助攻了吗。


“专属剥虾员啧啧啧。估计是对你有点意思,这种男人你可千万要抓住机会啊,”刘助攻一边说着一边捣鼓着王源新买的胶囊咖啡机。“你俩要是好了,我就不用在你的淫威下帮你剥虾了。”




这个社会上就没有无私奉献的好助攻了吗。王源感叹着世态炎凉,随手扔了个咖啡胶囊过去。




这次的铁板烧离王源家近。看着时间差不多,王源就晃悠着从家里走过去了。




“您好,有预定么。” “V03。”


“易先生订的对吗。” 


“嗯?你等一下。”王源给王俊凯拨着电话,王俊凯刚好进门。


“是V03吗?怎么说是易先生订的。”


“对,我朋友帮我定的。”




包间很大,皮质的座椅像小沙发,坐在上面柔软但不塌陷。烧烤台正对着一整面落地窗,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繁华夜景。闹中取静。服务员送来擦手的小毛巾,有淡淡的马鞭草和柠檬味,是舒适但不廉价的香薰。




“这地方不错啊。”


“这不怕你嫌前几次都吃的太low,带你吃个好的。”


厨师敲门进来。是个很利索的女人,带高高的厨师帽。进来和王俊凯王源握手,热情得恰到好处。




“您今天不用点菜了。易先生打电话过来让我给您直接配好。”王源看了王俊凯一眼,没什么表情,他也便不动声色。


第一道是鹅肝。鹅肝事先在牛奶里泡过,以去除肝脏里面的血液和毒素。铁板上不放油,小火慢煎,用铲子轻微挤压鹅肝逼出里面的油,防止粘锅也避免了太油腻的口感。翻面之后煎至表面金黄,起锅时喷上白葡萄酒提味,放在面包片上送到两人的盘子里。服务员送上细玻璃杯装的柠檬汁,说是吃完喝来解腻。




王源把鹅肝拣起来,小口小口地咬。底层的面包吸油,搭配的提子酱解腻。表层煎得很酥脆,里层保留了鹅肝嫩滑的口感,入口即化。王俊凯拿筷子把鹅肝分成小块,还没分好王源那边已经吃完,鼓着嘴巴表示好吃。他便拣了没分好的一整块到王源盘子里。王源看过来,“你吃你的,我一块够了。”




“你吃不吃?”王俊凯没说什么谦让的话,就这么挑眉问了一句。


“吃。”王源夹起那一块,分两口吃下去。厨师在一边笑着,拿了下一道的备菜。是圆圆的小薄片,打眼看上去像年糕或是荸荠。




“这是什么?”


“蒜片。”王俊凯抿了点柠檬汁清口。


“胡说,这能是蒜片?”


“我骗你干嘛。是切片的独头蒜,过油在铁板上慢慢烤干变成脆的。和螺片一起炒特好吃。”铁板上的蒜片逐渐烤干了卷起边来,从铲子拨拉发出的声音能感受到薄脆的口感,能闻到不刺鼻的蒜香味。




“你对这家很熟嘛。”王源盯着厨师放螺片进去翻炒,也端了柠檬汁喝。


“我有个朋友老来这家,就带着我吃了几次。刚好我看离你家近,就带你来尝尝。”


“您也住这附近啊,一会儿我给您张名片,下次可以找我订座。”厨师把螺片分了两份,一边盛盘一边说。


“还有谁住这附近?”王源想到那天晚上的偶遇,接过小碟子放在自己的盘里。


“今天帮你们订座的易先生。”厨师随口答着,另一份螺片递给王俊凯。


“是那天晚上见的那个吗?”王源轻描淡写地问着,脑子没停转,手也没停地送了螺片到嘴里。


“对。朋友。”王俊凯嘴上慢慢嚼着,心里倒是有点急,怕王源想多。


“还真的是蒜片,挺好吃的。”王源感觉到旁边的人看了过来,并不抬眼,嘴里的蒜片嚼得咯嘣响。两人都不说话,认真地吃盘里的螺片和独头蒜,螺片爽脆蒜片酥脆,房间里一片咯嘣响。




“火焰玻璃片现在给您点火了。”厨师端了个不锈钢的小架子,摆了几行切得极薄裹了糖浆的五花肉,肥多瘦少。从左到右铁板上淋了油,拿了喷枪式打火机准备点火。


“王源你要不要拍照。”王俊凯加了王源微信,知道王源习惯性发吃。


“哦对!”王源拿了手机待命。


从油迹最左边点火,火焰沿着画好的轨迹一路燃过来,烧到五花肉的时候整个架子轰的一声起了一团火,然后迅速熄灭了。


“拍到了吗?”


“没…太快了。”


“笨。”王源和王俊凯都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愣了一下。




王俊凯瞟了眼面前的落地窗,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。




“外面下雨了。”王源也看向窗外。玻璃上又雨水划过的痕迹,室内的光线太明亮,房间里的反光一清二楚。他看了眼玻璃上的王俊凯,对方也在看他,目光顺着窗上的反射纠缠在一起,有暧昧的幻觉。




“雨还挺大。你今天是不是走过来的?一会我送你回去吧。”王源点了头,拣了片五花肉放到嘴里。高温炙烤过的外皮很脆,中间是软糯不粘牙的口感,口腔里是浓郁的甜。


出门的时候王俊凯从包里拿出伞。两人走进雨里,撑一把伞,肩膀蹭肩膀。王俊凯思路有些混乱,上次和别人分享一把伞并肩走,他已经记不清了。路上的车灯照过来又照走,车胎溅起水花又落下,行人的雨靴从水洼中踏过去,下一个路口响起嘈杂的喇叭。但是王俊凯觉得很安静,这把伞把他和这个周围的声色隔开,形成了一个安逸的小世界。里面是他和王源。


也许是因为生活节奏太快工作太忙碌。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安心又放松的感觉。


一场秋雨一场寒。秋夜已经很冷了,王源穿的单薄,能感受到自己左侧隔着布料传来的温暖触感。他也不打破这种温暖的沉默,跟着王俊凯慢慢走。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想起和他住同一个小区的易先生,他突然想,之前和那个易先生吃完铁板烧,王俊凯是不是也是这样把他送回家的。他身体左侧的那部分体温忽然冷下来,自己还是没忍住地开了口。




“你是不是就喜欢住这个小区的啊。”


“是啊。”王俊凯也口无遮拦,转过头看进他眼里。




王源被王俊凯的坦诚打了个措手不及,甚至忘了避开王俊凯的目光,就这么直直地看过去。王俊凯停住脚步,转身面对着王源,小区里没有汽车没有行人,周围只剩了雨滴落在地上打在伞上的声音。他凑过去迅速地贴了一下王源的唇,分开一点距离轻声说。“就是不知道住这个小区的喜不喜欢我。”




“至少有一个喜欢你的。”王源说的不是自己,他还惦记着那个易先生。他不是初吻,这种气氛和剧情走向他也不是毫无准备,所以并不很惊慌。即使心里有那么一点聒噪,面子上也是端着没松懈的。




王俊凯看王源这个反应,多少和自己预料中的不太一样。他也知道王源说的不是自己,有那么一点受挫感从心里漫上来。“易烊千玺真的只是朋友,你别误会。”王源看着王俊凯,不露出虎牙认真的时候真是一副冰山脸的样子。之前说过是前男友,怎么就不愿承认呢。约我吃饭竟然是让他订座。他不说话,扭头往前走。王俊凯举着伞跟上来,左肩的热度又回来了。




王源突然有些懊悔。懊悔刚才的斤斤计较。他想,如果刚才能在雨里,和王俊凯好好地接一个吻就好了。






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


好了我把饕餮四又发回来了...想看他们吃什么就告诉我,说不定会翻你的牌子么么扎~

评论

热度(161)

  1. 闪亮的天秤星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山松子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﹎Hui子,。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对镜泪自流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s'up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TOYOTA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SilentShoal痛痒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Nothing